一提到“不良”,资管巨头就两眼放光(二)

2021-06-01 16:39:21 admin 3

金融大出清

疫情冲击下(即使没有疫情),都会有不确定性、不稳定性等因素,人们总是、一直在社会动荡中寻找确定性。


“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一直都是“常态”,只是这两年增加了别的新“常态”:双循环格局,稳增长与防范、化解各种存量风险、增量风险之间的动态平衡,宏观杠杆率的稳定,应对不良资产反弹...


过去几年,金融市场经历了规模空前的大出清,“违约”从金融体系的边缘地带逐步蔓延到核心圈层,风险爆雷从过去的零星点点到如今的燎原态势,集中释放。


1.jpg


疫情过后,货币政策或将收缩,整体将更为克制,大规模宽松很难再现。当资产端泡沫退潮,资金端狂欢结束,资产端收益比资金端的成本下降的更快,“违约”或将进入常态化。


尤其在疫情冲击下,风险集中爆发趋势将会进一步升级,2021年金融市场或将加速出清。“如何化解”疫情期间新增的存量不良资产,是新的难点。


从不良资产统计数据来看,各行各业都面临较大的产业转型升级压力,不良资产持续在产能过剩行业中累积。如房地产、制造、商务服务这些行业的贷款权重较高,肯定会传导到银行类金融机构并沉淀为不良资产。


2020年以来,房企经营受困,在较高的融资成本影响下极易造成现金流断裂或资不抵债的情况,已有近百家房企破产,未来该行业不良资产规模会有持续上扬的预期。


2.png

经济压力下,不少企业出现经营困境,也给了“不良资产投资者”获得优质企业股权的机会,投资者可以通过对不良资产及困境企业的投资和处置修正风险因子,再通过“市场退出”获得高额的收益。


当然,“不良资产投资者”并不具有三头六臂,本身也会有成为“不良”的风险。


“处置不良”的方式之一:拍卖

 提到“不良处置”,肯定会涉及拍卖流程。拍卖过程一般有两种基本类型:价格递增拍卖和价格递减拍卖。


前者从存在过度需求的低价位起步,逐步提升价格以排除过度需求;后者从存在过度供给的高价位起步,逐步降低价格以排除过度供给。


这两种拍卖过程最终都能在价格信号的引导下,单调地趋于供求均衡点,实现市场出清。在这种拍卖式分析视角中,市场出清过程被理解成供求双方的“匹配”过程。


拍卖对象对买方是否具有完全的可互替性,会对实现匹配的难易度有很大影响。


在拍卖对象为全互替品的场合,实现匹配的难度会较小,市场也较容易达到出清状态。但在实际实践中,这样的条件并不总有保证。只要全互替性条件得不到满足,就会存在市场无法出清的情况。


3.jpg


图片

经济理论上,有个“背包问题”可资借鉴。

“背包问题”,最简单的理解是,假定有一批物品和一个容器(如一个背包),受背包容量的限制,无法将所有物品都装入包中,因而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挑选装入包中的物品集,以实现装入物品总价值的最大化。


从拍卖的角度看,这相当于向诸物品所有者拍卖背包内的空间,而每个物品的价值则相当于投标者的报价。


这种“背包分析法”可为具有近似互替性的物品找出最优组合。原则上,它可以靠某种“贪婪算法”求解。如有一种贪婪算法就是根据诸物品的价值/体积比率由高至低地装包直至再也装不进去为止,由此实现装入物品总价值的最大化。


关于背包问题的任何算法都是一套挑选规则,符合这套规则的物品会被装入包中,而该物品的所有者就成为该拍卖中的胜出者,此挑选标准可称为“胜者挑选规则”。


理想的胜者挑选规则应该使参拍者不费心机,无须策略,径直按自己对拍卖对象的估价诚实投标。


“不良处置”进入“n元时代”

“不良处置”进入“n元时代”的标志是出现了几个新的“伴随”——

伴随着风险出现的方式日趋多元,各类不良资产、风险资产层出不穷,银行类不良贷款、信托机构风险资产等,如恒河沙数般;伴随着我国金融市场体系逐渐健全;


伴随着外资的入驻,以及银河资产的拓展(自华融、长城、东方、信达四大资管公司成立以来唯一获批的资管公司),不良资产经营的范围逐步从银行类金融机构向非银行类金融机构拓展;


伴随着“三去一降一补”的深入推进,不良资产的经营范围将从金融机构向实体企业扩展;


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网络经济的完善,在尽职调查、资产定价、价值发现、撮合交易等关键领域将出现颠覆性技术,如不良资产全息尽调、智能定价、智能匹配等技术,也可能产生规模更大的全流程不良资产处置平台,颠覆传统的不良资产处置机构业务模式。


4.gif


在以往的不良资产经营中,主要集中于银行业不良贷款的消化与处置。在这一过程中,不良资产经营主体依然是通过不良资产的批量受让,实现资源优化配置;通过诉讼、催收等手段,使债务人主动或被动清偿债务,打击逃废债等失信行为,促进金融环境优化和社会信用修复。

6.png


不良资产经营主体发挥资产收持、资产重组、资产流转、金融保理等功能,对短暂陷入财务困境的某类特殊客户,提供特有的服务,通过“并购重组盘活存量”,对低效资产实施剥离转让,帮助企业化解债务危机,完成技改、恢复产量。


与此同时,在不良资产风险监控及处置上,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对债务人精准画像,将提高催收效率。大数据及互联网可以对债务人的资产情况做到精确统计。


7.jpg


通过“互联网+不良资产”经营模式,发挥互联网的价值发现和市场发现功能,减少委托代理双方的信息不对称,联接处置方、投资方、第三方中介等各类市场主体,对错配的不良资产在互联网上进行优化配置,提高不良处置的效率。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