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所带来的偶真与幻觉

2022-12-01 16:23:46 admin 8
图片关键词


加快学习进程,早日离开校园


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学生,比以前学习更加努力,教学设施也比以前好得多,但直到18岁以前,他们学习的内容都大致与我们读高中时是一样的,甚至与30年前的也大同小异。

 

时至今日,大多数研究领域的起点需要博士学位,有些领域甚至需要博士后学习或多年的工作经验。

 

此外,人们获得博士学位的时间很晚,学生博士毕业的年龄通常在27、28岁。

 

创业的最佳年龄在30岁左右,创新的最年轻年龄在30-40岁(一个人一旦错过了创新创业的最佳年龄,也就错过了)。

 

所以,从博士毕业到最佳创业时机之间的黄金窗口时期,变得非常短暂(对于女性来说就更短了,因为她们还需要生育、养育孩子、照料家庭等)。

 

年龄,确实会所带来某种偶真与幻觉,气与命的问题…

 

主体的价值创造与超越界(天)本为同一根源,可由主体做逆觉体证,也就是说一般人的认知心是外求顺取,德行生命体验则首先要逆觉良知心体并进而知行合一而体证之,如“尽心知性知天”等等,由此而言“先天义”。

 

当气命落在经验事实上有其限制,虽受限但能由本心之良知良能而企求超越,“存心养性事天”,“殀寿不贰、修身以俟,所以立命”,由此而言“后天义”,从而对天、天命有敬畏感。

 

我们应看到,今日的孩子需“加速学习、早日离开校园”的。

 

然而,教育行业缺乏一定的竞争压力,教育改革几乎为零的。

 

在我国和其他亚洲国家或地区,高考决定了学生在中小学学习的内容,而这些考试的内容仍然和30年前完全相同。

 

据估计,在我国和其他东亚国家,仅是为了准备考试,学生浪费在高中的学习时间就有两年、三年。

 

在我国遍地可见的补习班,进一步消耗了中学生其他方面的精力。

 

而在美国,即使是最有天赋的学生也没有勇气跳级,几乎每个人都必须等到18岁才能上大学。

 

私立高中和一些公立学校,确实为有天赋的高中学生提供了大学水平的课程,比如波士顿著名的寄宿学校菲利普斯学院,甚至为15岁的高中孩子提供计算机科学和微积分课程。

 

上述高中仅是个例外,因为大多数高中并不能给学生提供这些选择。

 

互联网技术的发旺,似乎可加快学生们的学习进程(网课、网上授课等)。

 

对于许多学习材料,学生可在课堂以外学到,或者等到以后再学。

 

如所有的知识点都可在网上查到的话,或许可减少历史课和英语课的课时。

 

对于社会问题,学生也可在以后的生活中学习,因为学生年龄更大一些后,可更好地理解社会问题。

 

此外,诸如计算机科学或基础金融等之类的学科,应该成为标准课程的一部分。即使这些科目的好教师不易找到,也不会成为瓶颈,因为最好的演讲、练习都可在网上找到,教师只需监管进度即可。

 

图片关键词


超越同龄人


虽说不太可能加速每个人的教育进度,但对于优秀的学生来说,如能通过最新技术来重新设计中学和大学的课程安排,课程进度可明显加快的。

 

如能让20%的学生提前一年毕业和5%的学生提前两年(甚至三年)毕业,不只会对这些学生个人有利,从长远来看对整个社会的创新活力和企业活力都有好处。

 

当然,此类改革仍需大量的研究和实验。

 

与其他行业比起来,教育行业中创新和改革的动力更为不足。

 

问题的关键是,高中、小学校方(甚至是家长)没有足够的动力来缩短学制。

 

如大学录取是基于考试成绩而不是年龄,则大部分人都有动力把学生留在中学多读几年直到18岁,然而这样做对学生本人来说是不利的。

 

学生的无奈在于,他们浪费了宝贵的黄金岁月,却仅仅是为了考试才去学习,而不是进行工作或从事创新(不少人肯定有这样的经历,没上幼儿园就不能读小学,没上学前班就不能读一年级,等等)。

 

如希望改变现状,就必须进行重大的教育改革,首先可鼓励高校招收18岁以下的有才能的学生。

 

我国的个别大学已为年轻的天才学生开办少年班了,比如复旦大学少年班,优异者在15岁时就可进入。

 

值得留意的是,早几年进入大学并且完成学业,意味着一个人一生中多了更有效率的几年时间,这具有非常大的优势。

 

若比别人早三年从大学毕业,一开始并不明显,但在后来的职业生涯中,比同龄人年轻三岁就有许多好处了,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加速接受教育不仅可增加劳动力的供给,而且能够促进创新。

 

学习,贯穿整个人生的旅程,早点毕业能为以后的生活提供更多的弹性。

 

缩短在学校的年限还有其他的好处:如女性能提前完成学业,她们将会多出几年时间来建立家庭和生育孩子;如在学校的时间能减少两年,这将提高10%-20%的生育率,即生育率提高20%-40%。

 

如政府靠现金鼓励人们生育,据相关分析,达到这样的效果将需要1%-3%的GDP。

 

当然,此类教育改革仅仅是建议而已,教育体制内的人是无动于衷的,只有体制外的学生、家长们心急如焚。

 

图片关键词


但“加快学习进程,早日离开校园”这事,是比较可能实现的,可同时提高生育率、减少教育支出、增加税基、促进创新等,似乎是一项多赢的尝试。

 

原生家庭的教育及其延伸


家长们为何一方面热衷于让孩子上校外补习班,另一方面又对课外补习如此“深恶痛绝”?

 

一个是过分“内卷”,一个是“在校教育”也不是“万试万灵”的丹药。

 

大学毕业生在抱怨找工作难、涨工资难、房价高、结婚贵的时候,其实小学生更加“内卷”。

 

小学生从一年级就训练中考体育项目,周末不能休息,各种兴趣班一起来,钢琴、吉他、书法、跳舞、奥数、编程等等。

 

提高孩子成绩,望子女“成龙成凤”是家长们的普遍愿景,起码考个好大学,将来有所作为。


此外,大学之前的校外培训,已经被监管部门严格限制了。

 

所有学科类补习军备竞赛被叫停,这种方式被制止了。

 

那么,家长们只能寻找其他途径:或请家教,或攒钱给孩子买学区房。

 

我们常常看到,学区房被打压后,过一阵又兴旺起来,如此循环往复着。

 

硬通货始终是硬通货,在楼市里学区房依然是利好,只是这种“利”变得扑朔迷离而已。

 

因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根本态势,不会变的。

 

一切关于教育均衡的政策在“高考”面前都“无效”,每年100多万考生,每一个积分都是命。

 

旧社会里有一点好,就是考上大学意味着分配单位。

 

而现在是没有了,上了大学远远不是终点,还有就业、考公、考研、考博、结婚、生孩等等(大方向依然还是“有技能的体力劳动者”,在社会上相对吃香)。

 

请家教和学区房并不冲突,已然成了中产家庭的标配。

 

如今教育、就业、买房基本还都要靠家里支撑的——家庭教育才是贯穿一生的,家庭之外的一切教育都只是原生家庭教育的延伸。

 

富人家的孩子上名牌大学的升学率依然较高,而普通家庭的孩子大概率就成为教育体制的实验品了。


(感谢阅读,敬请指正)


融易拍提供拍卖咨询、房源匹配、房产投资分析、税费测试、评估鉴定、房产详调、律师尽调、实地看样、委托代拍、银行按揭贷款、提供交易保障、产权过户等服务,关注融易拍,欢迎联系与合作!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