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金兽遇到了银发海啸

2022-11-30 12:33:13 admin 6
图片关键词


质疑经济增长回归模型


经济增长的历程,用历史描述的方式就可基本讲清楚,从欧洲起源,慢慢扩散到其他国家,等等…

 

一般来说,经济增长回归模型中,左边是各国经济增长率,右边是一系列变量,比如初始收入、储蓄率、人力资本、研发支出占总收入的比例、民主指标、贸易指标等,希望通过这样的回归找到经济增长的原因。

 

仔细想的话,会发现这些模型既没有回答任何问题,也没有解决任何问题,而经济增长回归模型的作用,越来越被质疑。

 

大多数模型都会发现储蓄率是一个重要的变量,高投资带来高增长,但是这并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模型没有解释为什么某些国家能够进行高投资。

 

高投资带来高增长的故事,与我国1978年以来的经济增长高度一致。

 

但是,模型不能回答为什么1978年之前我国投资低,为什么1978年之后我国投资高,也不能回答为什么非洲投资低。

 

经济增长回归方程中,哪一个变量可以解释我国1978年以来的经济增长?

 

直观地看,几乎没有变量可解释,这个回归方程没有告诉我们关于我国经济增长的任何信息。

 

哪个变量能够解释乡镇企业?

哪个变量能够解释加入WTO?

哪个变量能够解释国企改革?

增长回归模型中的人力资本(通常以人均受教育年限衡量)经常是不显著的,甚至是负的,这告诉了我们什么信息?

 

还有一点,经济增长回归方程中没有权重,我国人口是新加坡的250倍,GDP是新加坡的34倍,理论上这两个经济体不能同等对待,独立同分布的假设肯定不成立,但是在计量回归中,二者回归权重一样。

 

在分析中,即使样本不满足独立同分布的假设,我们也可先做回归,作为分析的起点,但不能将回归结果直接作为分析的结果、终点。

 

大家应尽可能地多了解“计量”,虽说一知半解也有“一知半解”的得着,计量模型的假设、如何解读计量结果、用计量软件计算结果等等,都很重要。

 

重要的是如何解读结果,好的经济学专家,包括计量经济学家等等,解读结果的功夫很深,会详细说明变量代表了什么,回归结果说明了几种可能性。

 

如仅列出回归方程,说明系数显著性,不了解背后的经济意义,更不了解回归结果后面的复杂的经济故事,如此这般对理解现实世界几乎没什么用处。

 

所有经济模型在模拟实际经济关系时,都显得过于简单,然而现实要复杂得多。

 

同时,很多经济模型又过于复杂,因为很难解,也没有明确的经济含义,大多数人的做法依旧还是——用一些更模糊的东西去解释“本来就模糊的东西”(不求甚解者可尝试“悬置判断”,当然此法极容易上瘾)。

 

经济增长回归模型可作为描述数据的方法,可作为分析的起点,但远不是终点,经济增长回归模型只完成了分析工作中最开始的1%,它几乎没有帮助我们更深入地理解问题。

 

图片关键词


人口增长的困境


人口增长会造成困境,这是个令人感兴趣的课题,想对这个问题作详尽而深入的讨论,远非一般人所能企及。

 

人口是资产的长期之矛。

 

人“多了”不是好事,“少了”同样不是好事,关键在于人口结构。

 

年轻人多、老年人少,说明处于人口红利阶段;当少子化、老龄化不期而至,人口结构就会面临较大挑战。

 

人口负增长,首先影响的是楼市,没有足够多的“后浪”。

 

数据显示,我国80后人口高达2.23亿,90后人口1.67亿,而00后和10后人口分别为1.58亿、1.68亿。

 

00后和10后整体人口,相比80后和90后,少了6000多万,未来20后人口还会进一步缩减。

 

人口不是负担,而是资源,劳动力供给一旦减少,必然对经济增长形成拖累,而且带来显而易见的养老负担。

 

我国养老金采取的是“现收现支”模式,年轻人缴纳的养老金已经用于老年人的养老。

 

当养老金收支出现缺口时,这一代年轻人未来的养老金该如何解决,也就成了难题(银发海啸)。

 

如想要对社会进行大规模改良,必然会遇到巨大障碍,而某些障碍似乎是无法克服的。


一般的,普罗大众的努力,无非都想让社会处于这种状态——其居民都过着完全自然而合乎道德的生活,绝大多数人都尽享其天年,不知道痛苦和疾病,离开人世仅仅是逐渐而不可避免的衰老的结果,会像睡眠那样降临到他们头上。

 

无论对于动物机体还是政治机体来说,可采用许多种处理方法来加速或延缓衰老的来临,但若想发明一种方法来使它们永远年青,那是绝对办不到的。

 

人们可能会朦胧地感觉到——

人口与食物是以不同比率增长的,要使这两者保持平衡,似乎只能借助于某种苦难和罪恶的力量。

 

大量事实证明,人口若不受抑制会极其迅速地增长,许多证据同样说明,大自然的一般规律会怎样抑制人口过剩。

 

图片关键词


人口若不受到抑制,似乎会以无比快的速度增长,以至于即使社会作出最有效的努力,地球也生产不出足够的食物。

 

人口的增长总是趋于超过生活资料的增长,是生机勃勃的大自然表现出来的一条一般规律。

 

人口资源无法被替代


在创新方面,人们正投入越来越多的资本和人力资源,而且人口越是密集的城市与地区,其创新力越旺盛,这种趋势现在并没有放缓的迹象。

 

将来会有更多人具备参与某种形式创新活动的能力和意愿,其中既包括高技能工作(如人工智能编程),也包括低技能工作(如游戏测试和电影评论)。

 

有更多人具备这种能力,这部分要归功于电脑帮助他们提升分析能力。

 

更多的人会具备这种意愿,这是因为参与创新所带来的乐趣和满足感。

 

即使像电影评论这种看似轻松愉快的工作,实质也是某种形式的创造性活动。

 

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无法找到可以替代人口的资源。

 

或说,现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我们多生产机器人,是不是就不需为生育率操心了?是否需要重新定义“人工智能”?


当然不行,“因为机器人没有需求”。

 

机器人不用吃饭,不会逛街,不用买房,无法拉动经济。

 

总的来看,吞金兽还是很猛——

全国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48.5万;0岁至大学本科毕业的平均养育成本为62.7万,其中北京、上海家庭的平均养育成本最高,分别为96.9万、102.6万。


(感谢阅读,敬请指正)

 

融易拍提供拍卖咨询、房源匹配、房产投资分析、税费测试、评估鉴定、房产详调、律师尽调、实地看样、委托代拍、银行按揭贷款、提供交易保障、产权过户等服务,关注融易拍,欢迎联系与合作!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