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城或离城?这不是个问题

2022-09-06 10:18:47 admin 4
图片关键词


引语:六经浩博,虽不合于教科,然观于嘉言懿行,有助于修身。

考究政治典章,有资于读史。

治文学者,可以审文体之变迁。

治地理者,可以识方舆之沿革。

 

城乡二元情结


上城,黑暗中已有肖邦;离城,在人群中孤寂地远去。

 

如今,不少城镇相继出台了优惠政策,给进城买房的农民朋友提供购房补贴,且安家落户事宜也一并考虑在内。

 

农民朋友上城,有能力的,除了买房,还需生产经营,且要兼顾、照料自己原有的那块土地,比如是否有可能被各种理由征收等…

 

当然,我国三农问题,极其错综复杂;直观地看,城里人若是上数三代,几乎全都生活在农村里。

 

如生产经营不受影响,农民朋友到城里去住,无可厚非。

 

也有部分朋友较为猴急,在最起初,就想试水法拍房市场,毕竟有“捡漏”的巨大吸引力。

 

不管他们是到大城市,还是到县城,能享受到的公共服务,能感受到的信息,所增长的见闻,与农村是完全不同的。

 

图片关键词


如某些农民朋友眷恋土地,仍需种地的话,有人建议,开车回去种地,当然是开农用三轮车、四轮车、皮卡车等,不是高档小车。

 

农活带有季节性,农忙时到地里耕种,农闲时在城里打工、做小买卖,平时就居住在县城,很多农民朋友已经这样干了。

 

农民朋友生活在县城,好处颇多,医疗、教育、生活环境等,都大为不同,也会经受到城市文明、现代文明的洗礼。

 

年轻无极限,还是年轻有极限?


现在年轻人买房的负担,确实很高。

 

当然,我国30%的首付比例,相对于全世界来说,也是很高。

 

在外国,当地人买房的首付大概是5%、10%,一般就是10%。

 

想0首付?那当然也是不可能,美国次贷就是这样起的。

 

10%-20%的首付,应是较为正常的范围。

 

那么,我国的首付比例还有很大的下调空间,如调到20%的话,年轻人攒足首付的时间就会大为缩减。

 

年轻人在买房初期,还款压力较大。

 

此时,有关部门不妨给一些照顾,比如说,让其前五年只还利息,不还本金。

 

5年后,其收入上升的话,月薪从6千涨到5年后的1万2、1万3,是很有可能的。

 

这时,再逐渐把前期的本金放到后续的25年中去分摊,压力就会大为减小。

 

还有人建议,将房贷30年的期限延长到40年!!!

 

这样,或许也能减轻还贷压力。

 

因为,延长还贷时间的话,可能退休了还得还房贷,退休了也要还贷的话,就要靠退休金了。

 

或问,猴年马月之后,退休金有没可能降低?

 

等30、40年后,退休时,这个房贷在收入当中所占的百分比,当然变得也很少了,可能不到十分之一。

 

这些年来,对于某些群体来讲,收入一直是涨的,而到时还款金额是下降的。

 

图片关键词

 

人往高处走?人往低处流?

哪里是高,哪里是低?


人口的流向,是捉摸不定的,“多向、双向、单向”都有可能;小地方与大地方之间,农村与县城之间,县城与城市之间,小城市与大城市之间,“怎样流向”都是有可能的。

 

小城镇,尤其是县城的楼市,主要是依赖某类群体:要让孩子上学的农民朋友,或是想脱离农业到城里创业的年轻人,等等。

 

如今,农村人口尤其是年轻人口已较少了,而县城能提供的就业岗位也相对有限,县城房子的潜力不是太大了,房价上涨的可能性很弱。

 

按常识来讲,普通县城的房产,其保值增值预期很低。

 

这些普通县城的房子,与北上广深等城市周围的县城,不可同日而语。

 

大城市周围的县城,还有升值空间,还可搏一搏,以时间兑空间。

 

之前,在房价高企时,很多朋友回到普通县城买了房,如今这些县城的房子不好卖了,且年轻人也不回去,甚至空置着。

 

其实,这些朋友很难等来房价上涨、再脱手的机会了;如他们在这些县城里的房子,现在就立刻、马上出手甩卖的话,不必感到稀奇,因为这是非常有可能会发生。

 

让退休者退而不休,可不可行?


过去几十年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可能是由于技术变革,导致很多工作岗位对工人的要求从中等技能转变为了低技能,以及老年人口的劳动参与率越来越高。

 

这种技术变革趋势可能会持续,也可能不会持续,同时,提高老年人口的劳动参与率可能会遇到越来越强的社会和政治阻力。

 

人口老龄化,将导致对服务消费(例如护理和药品)的上升。


而与制造业相比,提高这类商品的生产率更难。

 

55-64岁这个年龄段的劳动参与者,其实比年轻人的工资弹性更高,这是导致菲利普斯曲线变平坦的一个因素。

 

另一方面,将劳动参与率提高到65%以上,可能要比从40%提高到65%困难得多。

 

若果真如此,那么劳动参与率的进一步提高必须来自65岁以上的人群。

 

老年人的劳动参与率与养老金的慷慨程度负相关。

 

因此,提高退休年龄和降低养老金替代率,可以抵补增长中可能减少的部分。

 

但实际退休年龄只是最近才开始勉强提高,而且通常不及预期寿命提高的多。

 

无论如何,我们应该在多大程度上遵循这一路径?

 

年龄较大的人生产率较低,这一看法一度被当作定理。

 

确实,许多人用“婴儿潮”一代的老龄化来解释近期生产率增长放缓的趋势。然而这个观点,正被重新考量。

 

即使生产率实际没有受到老年人劳动参与率提高的拖累,也可能受到晋升的影响。

 

如我们给老人加压,使之继续工作,会不会给年轻人造成晋升障碍?

 

此外,得体的退休待遇,是体现代际平等、公平的重要举措。


(感谢阅读,敬请指正)

 

融易拍提供拍卖咨询、房源匹配、房产投资分析、税费测试、评估鉴定、房产详调、律师尽调、实地看样、委托代拍、银行按揭贷款、提供交易保障、产权过户等服务,关注融易拍,欢迎联系与合作!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