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不会再出现下一个蛋壳?

2022-08-26 15:29:57 admin 4
图片关键词


引语:小辩不如见端,见端不如见本分。

小辩而察,见端而明,本分而理。

 

说这是个“编乎”的时代,已不为过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不管是编自己的,还是编其他人的。

 

当然,“编”也是要分三六九等,因为故事的部类众多,有国家故事、社会故事、地区故事、行业故事、个人故事、地产故事、金融故事、历史故事、爱情故事、艺术故事,等等。

 

故事与见闻、报道、梦想、经历、经验、历史等,其实有非常多的亲缘性,其主题与主体大概都是“人物、事迹、经变”。

 

这些看起来如“谈资”的素材,被闲聊谈论的人越多,被闲聊谈论的时间越持久,就有可能成了“真理”。

 

奇怪的是,大家都知道那可能是“编”的,却乐而不疲地关注、观看、阅读那些“编”的东西;即使是真实发生过的,也要编一下,七分做事、三分编事(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故事”本身的吸引力,真无法抵挡。

 

酷暑时节说寒气


比如,蛋壳长租公寓暴雷那阵子,有许多骇人听闻的故事…

 

消费他者的不幸,其实不太好,但绝不能遗忘之,权当警示也好,希望避免再出现下一个蛋壳。

 

蛋壳公寓暴雷事件已过去了1年多,其主体运营公司及关联公司多次被执行,被执行总金额超2亿,创始人兼CEO共有280条限制消费令,今年就有24条限消令。

 

然而,蛋壳们已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了。

 

蛋壳曾是长租公寓里的明星,于2020年1月17日登陆美股,市值一度达到27亿美元,但上市仅445天后,蛋壳公寓于2021年4月被摘牌。

 

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蛋壳在多地出现房东要房租、租客被驱逐的情况。

 

蛋壳们的暴雷事件已逐渐平息,但仍有许多受害租客时刻关注其动向。

 

图片关键词


当年,在资本加持下,为快速抢占市场,长租公寓们不惜代价,与过去滴滴与快的、摩拜与ofo之战争几乎雷同——短时间内大量砸钱,用资本换市场份额。

 

资本进入租房市场的方式,无非是高价赔本抢占房源做运营,及至垄断了大量房源,最终提高房租,吸干年轻人的血。

 

当年,蛋壳最火的时候,引得刚毕业者们签一年租约,租一个小单间;因暂时没工作,他们通常选择蛋壳的租金贷,租金加其他费用每月合计不到1500元,一年不到18000元。

 

以蛋壳为代表的长租公寓,为扩大规模,以高于正常价格的20%至40%争抢房源,搅乱了房屋租赁市场的秩序。

 

后来,北京不许做“N+1”了,疫情也来了,房租开始下降。

 

经营激进的长租公寓,开始资金链断裂,逐个暴雷。租客的钱打了水漂,房东也没收到租金。

 

蛋壳们暴雷之后,对于20岁左右的年轻人来说是几千、上万、几万的损失。这点皮毛对于资本来说不叫钱,但这已是刚毕业的求职者们天大的事了,那不是钱,那是活命。


年轻人为了节省几百块的房租,通过租金贷,一次缴一年房租,一旦被驱赶,很多人流落街头。

 

蛋壳公寓这所社会大学,在当年的寒冬里,教育了几十万刚出社会的年轻人。

 

也让我们看到,后来公共租赁住房是如何被提到焦点位置的。

 

蛋壳累计亏损了60亿,其他长租公寓也如履薄冰。

 

许多长租公寓本身就是P2P转型而来,他们亏损的,最终买单的是全社会。

 

P2P收割的是中产、富人,蛋壳们收割的,几乎全是社会底层的年轻人。

 

所以从根上讲,资本做的事,看上去是亏的,但亏的钱,都是让别人来买单,资本独独把赚到的,自个儿拿走了。

 

租房是最紧贴民生了,有房住不炒,那么,也应有房租不炒。

 

图片关键词


房东与托管公司之间的那些说不清事


通常是酒店式公寓这类房子,多被拿来交给托管公司进行日租。这样,房东就不用操心日常卫生保洁和客源,托管公司让房东安装一个app后台,这些成本就会从收益里扣除。

 

因每一笔客源在后台上都有收入,每一笔花费也都有名目,利润的去向看起来较为透明。

 

然而,房东把房子交给托管公司,托管公司其实是“空手套白狼”,以提供房屋管理的服务为由,几乎吞下所有利润。

 

这些托管公司通常具有完全合法的背景,合同款项繁琐冗长,利用房东为了“图方便”的心理,以日租高回报为诱饵,拿到房子的“管理权”。

 

业主之所以把房子给他们“照料”,是为了宣传广告所说的高租金和客源渠道。

 

许多不细心的房东不太可能逐条查看合同内容,或者找律师帮忙解释条款内容,而且他们的合同一签就是签个三年五载。

 

发现上当受骗的业主,后续虽然闹出了纠纷,但最终因有合同的缘故,几乎都无法追回自己的利润,甚至还存在违约,要赔钱给托管公司。

 

长租公寓的通常套路


长租公寓的一般套路:与金融机构合作,诱导租客办理贷款,由金融机构向公寓管理公司支付一定期限的租金,再由租客每月偿还机构贷款。

 

因可以“长租”,这在一定程度上抓住了租客谋求“长期、稳定、安居”的心理。

 

或者,长租公寓平台高价收入房东的房子,以低价却要求租客支付半年或全年租金的方式出租,收取的租金分月返还给房东作为房租。

 

通过这些方式,长租公寓能够集聚庞大的资金池,用于其他金融活动,赚取收益。

 

然而,当长租公寓平台的投资失利,房东收不到房租、要求收房,租客无房可住、还搭进去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租金,租客的投诉就会日益增多。

 

长租公寓的租房套路很多,所以后来住建部发布了“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激起了千层浪。

 

新条例对租金变贷款、高收低租、长收短付等高风险行为明令禁止,改善了长租公寓乱象。


(感谢阅读,敬请指正)

 

融易拍提供拍卖咨询、房源匹配、房产投资分析、税费测试、评估鉴定、房产详调、律师尽调、实地看样、委托代拍、银行按揭贷款、提供交易保障、产权过户等服务,关注融易拍,欢迎联系与合作!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