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的轰炸效应

2022-08-23 09:31:35 admin 3
图片关键词

引语:问楼头几多烟景,长风千里吹送。

         梧桐山下留残露,依约玉龙飞动。

         天故综。

         邀子前来,添得诗囊重。

         遥山翠耸。

         更淡淡斜阳,萧萧落木,千里古今共。

 

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


今年4月,利率自律机制建立了“以10年期国债收益率和1年期LPR为参考的”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

 

对实体经济来说,存款是流动性管理的工具,是资产配置的工具,是低风险、低收益的工具。

 

当前,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将10 年期国债收益率代表的债券市场利率设为存款利率定价参考利率之一,也体现了非银机构在利率价格发现方面的作用。

 

以市场化程度更高的资产利率为参考基准,调整市场化程度更低的负债利率,体现商行资产负债管理中的“以资定负”。

 

这个存款基准利率,作为定价基准,体现了“压舱石”特性。

 

直观地看,这个存款利率定价体系,似乎想把能纳入的都纳进来——将政策导向与市场反馈相结合,以MLF利率反映最新政策利率导向,以LPR、国债利率对MLF利率利差反映贷款与债券市场的风险溢价。

 

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参考利率体系(下图)

 

图片关键词

 

(竖轴:%,横轴:年)

 

怎么可能会一路畅通无阻?

 

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虽引入了参考利率,提升了存款利率定价的市场化程度,也使得存款利率与政策利率对应关系变得不清晰。

 

1年期LPR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内涵上与存款利率有明显差异。

 

1年期LPR包含信用风险溢价,主要体现为金融机构对实体部门信用风险溢价的评估。

 

10年期国债期限远长于主流存款产品,其利率中包含较多期限溢价,该利率更多的是反映金融机构对主权信用的定价。

 

长远地看,仍应选取反映金融机构短期信用风险的准无风险利率作为存款利率的定价参考。

 

在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下,存款基准利率仍为存款利率定价的锚。

 

而以1年期MLF利率为代表的货币市场政策利率,可分别通过LPR报价机制、国债市场运行传导至1年期LPR、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进而引导存款利率定价。货币市场,为何有这么强的传导作用?

 

因其较早完成了利率市场化改革,形成了以DR、SHIBOR等指标性利率。

 

在存款利率定价中,可探索对此类反映金融机构负债成本变化的市场化利率的应用。

 

金融机构在提高利率、获客诉求方面,本就长期存在。

 

利率市场化伴随着金融深化,存款利率市场化后,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

 

图片关键词

 

低利率的风险


低(零)利率乃至负利率政策,看上去向市场提供了廉价资金,有利于企业降低资金成本,且央行不仅购买国债,同时还购买非常规资产,如房屋贷款支持的抵押证券,向市场提供流动性。

 

但这一政策不见得能刺激银行信贷,大量新增的基础货币以超额准备金的形式存放在大型商业银行,最终可能形成流动性陷阱。

 

流动性陷阱,是一国的货币政策对经济干预失效的一种体现。

 

比如日本,在若干年以前,陷入了流动性陷阱——利率政策对国家的经济实体没有影响,央行再怎么降息也没有用,再怎么发货币也不能拉动投资和就业。

 

流动性陷阱并不是自己给自己设的圈套,而是被整个市场、被全世界认定货币政策失效,这才掉进了陷阱。

 

掉进流动性陷阱绝对不是自愿的,它是外部世界的反映,是被外部人认定进入了流动性陷阱,才进入得了。

 

因为任何一国央行的货币政策,也要靠杠杆来起放大作用,如果不被市场认可货币政策的作用,自然就进入了流动性陷阱,利率政策就马上失效了。

 

货币政策趋向零利率乃至负利率和量化宽松,意味着经济增长已经失去了动力,走到了极限。

 

继续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也是权宜之计,因为印钞来得快、简单,于是成了依赖,会上瘾,如饮鸩止渴。

 

越往后,政策的弊端会越发明显。

 

当然,储备货币国家与非储备货币国家不同,储备货币国家无论是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发出的钱,都会在全球流通和使用,会带动贸易、投资和经济增长,惠及到自身。

 

如果“非储备货币国家”进入这个状态,就可能是严重的通胀甚至动荡。

 

利率与泡沫


有一种说法:低利息会造成资产泡沫。

 

利率低,只不过是购房者的房屋持有成本低,不是坏事,不是造成泡沫的原因。

 

我国的购房利息其实不算低。相反的,不稳定利率政策,才有可能人为制造风险。

 

如利息高时,导致国际上大量热钱涌入,推高股市、楼市等资产价格。

 

当热钱感觉到风险,或利率变动时,突然撤走,资产价格迅速下跌,这时没有足够的资金接替,“泡沫”有可能破裂。

 

日本当年的泡沫就有这个问题。

 

日本的房产泡沫,一说是日本政府和资本力量刻意制造出来的(也可能是某种阴谋论)。

 

广场协议前,日本80%的家庭住在“公团房”或“公益房”里,很像我们房改之前。 

 

广场协议后,政府借助日元升值与楼市旺盛的机会,大量印钞,利用土地金融效应,使日本获取了巨额资本。


因为是公开向全世界宣布日元升值,外资热钱趁机进入,炒作股市、楼市,使日本政府印钞更加顺利,以超高的汇率兑换国际货币,日本因此获得了数万亿外币积累,用于投资海外资产。 

 

日元升值后,日本加速建设商品房,大量的印钞和发放房贷,催生了经济泡沫。

 

但“房产泡沫”并不是世界末日,我们也要看到日本农会力量的深厚,以及如今令人艳羡的社会高福利,等等。

 

日本的“房产泡沫”是个有益的前车之鉴,是了解经济规律的一个典型范本。


(感谢阅读,敬请指正)

 

融易拍提供拍卖咨询、房源匹配、房产投资分析、税费测试、评估鉴定、房产详调、律师尽调、实地看样、委托代拍、银行按揭贷款、提供交易保障、产权过户等服务,关注融易拍,欢迎联系与合作!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