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形不顺?别慌,地势顺

2022-08-05 10:01:40 admin 21
图片关键词


引语:王者之法,等赋、政(正)事、财(裁)万物,所以养万民。


田野什一,关市几而不征,山林泽梁,以时禁发而不税。


相地而衰政,理道之远近而致贡,通流财物粟米,无有滞留,使相归移,四海之内若一家。


故近者不隐其能,远者不疾其劳。

 

生于斯、长于斯、活于斯,所以,会对地方财政的关注、关心较多。

 

一个很朴素的、东方社会的政治思维——只有集体好、大家好,个人才会好。

 

今年的国际形势风云变幻,确实分散、耗损了大家不少专注力,其实今年是我国的财政大年。

 

盘活、腾活财政资金,有哪些方式、工具?


各地方财政采用哪些增量工具来“开源”,各显神通、财政发力,才是老百姓最关注的。因为,要填补地产、抗疫带来的新增财政收支缺口(万亿级)。

 

据测算,地产下滑或导致地方财政面临1.4至2.7万亿规模的土地出让金收缩;而为应对超乎预期的疫情,财政要背负2—3万亿新增收支缺口。

 

怎么补缺口?

 

粗略的讲,一般公共预算可通过盘活存量、加大结转和调入资金使用等方式弥补收支缺口;

 

政府性基金预算要求“以收定支”,2万亿收入减少,那么对应的地方财力很可能就损失4000亿;

 

即使不新增政府债额度,全年预算平衡仍可实现,下半年广义预算支出强度可能明显减弱。

 

图片关键词


具体怎么盘活,有哪些方式?

 

腾活财政资金,大概有六种新增财政工具,综述如下——使用账面结存资金。结存资金是指往年财政运行“余钱”累积所致。当前财政账面结存资金略超2万亿。

 

盘活预算外资金。2014新“预算法”之前,地方财政体系之外游离着一部分预算外资金。新“预算法”颁布后,这部分资金逐步依规入账,当前可用的预算外资金规模相对有限。

 

盘活存量国有资产。据有关规定,政府可利用PPP、REITs 等方式处置相关闲置资产,抑或转让自身优质项目筹资,用于偿债或新增投资等,其最大约束在于“无法短期内筹足万亿规模资金”。

 

加大国企利润上缴。在特殊年份,财政依规可加大国企利润上缴比例。而今年年初,央行及其他专营机构已上缴过去两年结存利润1.65 万亿,年内再上缴万亿级别国企利润,可行性较低。

 

扩大债券发行额度。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时期(比如1998至2000年),年内增扩赤字额度,从而新增发行国债和一般地方债。遇到特殊原因(譬如2020疫情),可增发抗疫债。2020年发行了1万亿抗疫债,特别国债或许是短期内财政筹措万亿级资金的最有效途径。

 

增扩财政预算外资金。其实质是扩大预算外负债融资,具体方式为——通过政策性银行提供配套资金,比如政策性银行发债设立专项建设基金,或者直接打开政策性银行信贷空间;还可打开商业银行信贷空间,令商业银行提供投资项目的配套资金。近年隐性债务监管趋严,通过政策性银行提供配套资金,较为可行。

 

图片关键词

 

为何地方财政总是很紧巴?


抛开“特殊时期、特殊环境、特殊年份”等等特殊条件,其实地方财政一直处于紧巴的状态。

 

地方政府常常出现财政困难,主因是地方事权、支出责任和财力不匹配,体现在:中央和地方的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中,地方承担的事权和支出责任较多。

 

如社保领域的事权和支出责任,其绝大部分在地方;

 

早在2018年7月建立了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而“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资金在全国范围内互济余缺”于今年1月1日才得以实施;


全国统筹制度实施后,将在全国范围内对地区间养老保险基金当期余缺进行调剂,确保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在制度上解决了基金的结构性矛盾,困难地区的养老金发放更有保障。

 

中央与地方的共同事权,久已有之,中央和地方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职责,有交叉重叠,共同承担的事项较多;且在共同事权实施过程中,各个环节中责权的划分也比较模糊。

 

比如上级各部门往往“分散出台”要求下级政府配套资金的项目,各部门之间的统筹协调总是较为缓慢,对新增项目下级政府的人员编制、办公经费的配套常是悬置的。

 

下级政府自有财力的一部分,实际是由上级政府安排的,那么基层政府的财力困难,就不难理解了。

 

在地方政府收入里,有大部分属于专款专用项目,且与事权、支出责任划分并不完全匹配。

 

除社保基金收入外,还包括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各类专项收入、各项政府性基金收入及专项转移支付收入。

 

专款专用项目过多的话,地方政府根据当地实际、因地制宜、统筹安排资金的能力,就会被削弱。

 

比较严重的是那种——由上级政府确定支出项目或支出标准,由下级政府承担全部或部分支出责任的现象。

 

深圳如何纾困财政压力?


在疫情还无法清零情况下,怎样做好防疫与经济稳增长“双统筹”,深圳又在探路,为全国作出示范。

 

深圳今年已经出台了5个“30条”支持企业发展,不是摆阔、而是真需。即使大量的退税导致短期财政压力大增,但只有企业活下来、恢复良性循环,政府才可能重新获得财政平衡。

 

7月,深圳财政局的数据显示,“留抵退税”政策已惠及7万户企业,其中小微企业占比超过95%,以制造业企业的退税为最多占。

 

截至7月,深圳已通过增加财政支出、减免税费、缓交社保等方式落实“助企纾困”资金517.5亿。


留抵退税,相当于直接供给企业现金流。

 

6月,增值税发票开票额增加了,“增长”全靠6月拉动,大部分的留抵退税是因为“成本过高而销售不足”造成。

 

按以往惯例,能享受到留抵退税的估计只有中大型企业,因为它们贡献得多。

 

一般企业找到税务局都不一定好办,还有很多中小企业可能都没有“报税”。

 

此外,留抵退税工作也涉及各种企业可能造假的风险等。

 

给企业的是“及时雨”,深圳也感受到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大幅减少的压力。

 

数据显示,今年1-4月,深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1309.8亿,下降12.6%,主因是中央实施增值税留抵退税、制造业中小微企业缓税等组合式税费支持政策导致的政策性减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包括税收收入和非税收入;其中,专项收入如土地出让金等、行政事业性收费、罚没等,都属于非税收入)。


如单看4月,当月深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255.26亿,去年同期为457.83亿,同比下降44%。

 

但从5月当月看,深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341.89亿,相比去年同期的335.84亿,已逐步恢复增涨。

 

且,深圳于今年8月迎来第二批居住用地挂牌出让(可戳融易拍往期文章,了解更多资讯)


(感谢阅读,敬请指正)

 

融易拍提供拍卖咨询、房源匹配、房产投资分析、税费测试、评估鉴定、房产详调、律师尽调、实地看样、委托代拍、银行按揭贷款、提供交易保障、产权过户等服务,关注融易拍,欢迎联系与合作!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