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影响,楼市如何继续对“疫”?

2021-06-30 16:09:24 admin 3

楼市需要吸收由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后果 

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疫情感染人数超过1500万,流行时间超过1年,到如今国外形势依然严峻。


疫情已经对全球经济造成巨大的短期冲击,还将产生长远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导致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对2020年的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也从4月的-3%再次下调至-4.9%了。


51.jpg


疫情已经使世界经济先前已存的一些状况更加恶化了:长期停滞,富国和穷国的差距,对美元的过度依赖和不满,以及经济上的国家主义。


疫情,无疑是当今一个极其重大的“变局”因素。


疫情的冲击和影响力度之大,现今还无法估计(即便是病毒专家、病毒猎人等专业人士也无定见)。


即使疫情得到了一定的控制,疫情所带来的经济格局以及因抗疫所形成的政策格局,在未来一段时期将会持续存在,成为了另外一种经济“新常态”(后疫情时期)。


由于疫情本身并未彻底消失(或因无法消灭将与我们共存),疫情以后的许多经济活动与政策考量的特点仍将在相当长的时期带有疫情的烙印。


受疫情影响,世界经济将更加脆弱,可能会发生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大转变,增强和加速了后金融危机时期的世界经济大变局,此次疫情冲击更甚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不单要失去很多就业岗位,更会导致地缘经济的历史性转折,后疫情时期人们将见证地缘经济的新场景。


顺带一提的是,劳动收入依然是绝大多数人的主要收入来源。“未来的人才”已经不能仅仅局限于“就业”本身了,“创造就业岗位”也许会成为更重要的一项技能。


房产和金融资产的优化配置——“空”与“多”

 不管疫情的冲击如何,反正我国居民的财产构成仍然以房产和金融资产为主。


金融部门和实体经济互为表里,金融部门的资产是实体经济的负债,金融部门的负债是实体经济的资产。因此,金融去杠杆和实体去杠杆是一体两面,金融部门去杠杆取得成效,实体部门杠杆率必然会有所反映。


而我国居民金融资产的结构依然单一,存款和现金是最主要的人民币金融资产,农村居民尤为如此。这部分金融资产带来的财产性收入占比,依然非常低。


52.jpg


资本市场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在居民资产进一步多样化这方面仍有很强的需求,优化资产配置并提高财产性收入,是大家的一致愿景。


我国楼市与股市几乎所有交易都是做多的——也就是说,投资者进场时有现金和首付款,如果投资者预计某支股票和房产将来会涨,就买入并持有,等到它真的上涨后,再卖出去,其差价就是投资者挣到的利润,这就是做多。


房产投资也一样,投资者只能选择房价会上涨的房产投资,有任何风险的房产都不会想去碰,毕竟投资者不可能通过房价下跌获利。但还有一点不同,房产的房贷按揭部分,也就是杠杆部分,是对货币购买力的做空。


只允许做多的话,会遇到一个问题:假设一支股票目前价格很高,明显高出市场价格,投资者预测它将来会跌,但是却无法从中获利,因为投资者没有这支公司的股票可以卖;房产也是这个问题,总不能去卖出“本来没有”的东西。


53.jpg


因此,很多资本市场为了鼓励投资者在股票下跌的过程中赚钱,也是为了净化市场,允许没有股票的人先向别人借股票,前提是要抵押比股票价值更多的现金,卖出股票以后,再找一个投资者认为合适的价钱再买回来,还给借给他股票的人。这样投资者就可以从股票下跌的过程中盈利——这也就是做空。


“数字化生存”这服药,会否有副作用?

疫情“似在非在”、“似过非过”,已经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的必修课。由于经济活动非聚集性这个抗疫需要,社会越发依赖于数字化智能化技术的普及和应用了。


粗略统计,我国网民总数超过8.2亿,即时通信用户超过7.9亿,搜索引擎用户超过6.8亿,网络新闻用户超过6.7亿...


这些数据,透露的无非还是那个陈词滥调:媒介即讯息。


54.jpg


线上拍卖的“法拍房”顺着这些内内外外的、正面负面的趋势,也在继续增长着。


法拍房挂在淘宝、京东等平台竞标,每天都有开拍的房子以及成交的房子在“云端”实现,都有天文数字的保证金、成交尾款在云端账户里进进出出。这股巨量的保证金在拍卖周期内肯定是“锁定”在云端了,要是没有阿里云等技术支撑,很难想象会有这种规模。


当前,全世界也正处于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加速拓展期,资本和创新要素将对经济增长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55.jpg


数字化智能化技术不断促进新产业、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的发展,一方面包括数字化智能化技术自身会激发新生一批新产业、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三新”);另一方面是数字化智能化技术与传统产业、业态和模式深度融合,从而催化出一批“三新”。


我国于2019年的“三新”经济增加值为161927亿,相当于GDP的16.3%,比上年提高了0.2个百分点;按现价计算的增速为9.3%,比同期GDP现价增速高1.5个百分点。疫情影响下,“三新”经济占比还会进一步提高。有研究称,在新冠疫情影响下,2020年的数字经济增速为GDP增速的2.8—3倍。


56.jpg


从统计上看,数字技术虽然还没有带来巨大的增长,或者说这一轮新工业革命的效果,一直还没有像前三次工业革命在经济增长上取得“革命”效果,但数字化智能化技术确实广泛地应用于社会各个方面了。不容置疑的是,在数字化智能化技术创新驱动下,新工业革命已经深化拓展了。

祝恒富!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