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如何避开“人口失误•人口陷阱”?

2021-06-30 15:51:55 admin 2

题记:“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庄以涖之,则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庄以涖之,动之不以礼,未善也”。“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


文题看起来似乎很诱人,但一上来就拔得太高太大了,于是借题记里的一些“仁说”来缓冲一下。我们有时候要理解或解释一个“模糊的东西”,总是要借助其他“模糊的东西”来理解。楼市如何避开“人口失误•人口陷阱”?这是个典型的“模糊的东西”。按普罗大众的观念,把这一问题还原成“生物、本能、欲望”等问题,似乎更合理、更好理解,也更好管理与约束,因为这样更便于测算“需要消耗的资源”。我国当下的生育困境是:一群已经生不了孩子的和一群生了好多孩子的人在鼓励一群生不起孩子的人生孩子。


[人人都在讨论的话题:人口]


今年,全国人都在讨论的话题是:一年才出生1200万(超过比利时全国人口)怎么行?我们还能在人口第一大国的位子上坐多久?如何提高生育率?我们有14亿的人口,为什么还要这么着急地需要生孩子?当前,我国面临的主要矛盾已由人口膨胀转变为人口红利即将消失和渐行渐近的老龄化和少子化危机。


31.jpg


在经济不断放缓的当下,伴随着老龄化加重、生育率走低,我国正面临着养老、房价、城镇化、教育、医疗等一系列现实的人口问题,而且这些问题是无法割离的,是“一同朗现、一应俱在”或者说是“理一分殊、月印万川”。


有专家预估:十四五期间(2020-2025)年出生人口或跌破1000万。按这个趋势,再过2-3年,我囯的总人口数量可能就出现负增长了。《柳叶刀》上曾经发表一份对本世纪人口195个国家的人口预测。他们分析称到本世纪末,全球人口将达88亿,这比联合国目前的预测的110亿少了20亿。


“即使是印度这样是超级能生的国家,人口数量也将减少1/5左右”。总和生育率(即在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已经跌到1.3的我们(当然,从“我们”过渡到“我”是一个跳崖式的飞跃),更是呼唤新生儿,人口生育率下降所带来的紧迫感与日俱增。


曾有教授对我国未来300年的人口增长做了一个测算,算出来的结果十分惊悚:假如我国的总和生育率持续稳定在2000年政策允许的总和生育率水平1.46(部分夫妇可以生两个孩子甚至更多),到2300年人口将只剩下7500万;如果总和生育率维持在超低水平1.30,到2300年人口则只剩下2800万。哪怕是微小的人口负增长,只要维持时间足够长,都是人类的灾难。


32.jpg


“人口问题”似乎可简化为一个数学问题,与买股票一样:10块钱的股票跌一半到5块,5块再跌一半到2块5。但2块5要涨一倍才到5块,5块再涨一倍才能到10块。“90后比70后少一半,10后又比90后少一半。所以只有10后都生四个,到2030后才能恢复到90后的年轻人状态,只有30后都生四个,2050年后才能到70后的年轻人状态”。


面对“生育率下降,逐年下降的出生人口”问题,这会儿搞放开三胎,过会儿再搞放开四胎,似乎没多少必要了。


某些专家甚至建议:直接实行自主生育,越快放开越好。于是,高层《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指出,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于改善我国人口结构、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然后,“三孩政策”出炉了。


我们现行的生育政策在控制人口数量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与此同时,人口安全的系数在降低,人口发展的风险在积累。比如各种奇奇怪怪的、听都没听说过现代病,城市社会里各种稀奇古怪的意外以及违法犯罪等等…人口,从若干年前的“负担”,已经演化成了最为重要的战略资源之一。


其中,有诸如未来劳动力的问题,老龄化(养老金)问题,还有一个考量因素应该是——借助巨大的“人海战术”来爆出“顶尖人才”…


养老金缺口是“人口问题”

中不能忽视的问题


“未富先老”让我们的养老金体系一直紧绷。社科院预测从2023年开始,养老保险当期结余开始下降,到2028年当期结余首次出现负数-1181.3亿元,最终到2050年当期结余坠落到-11.28万亿元。


更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无法找到可以替代人口的资源。或者说,现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我们多生产机器人,是不是就不需要为生育率操心了?是否需要重新定义“人工智能”?


当然不行。“因为机器人没有需求”。机器人不用吃饭,不会逛街,不用买房,无法拉动经济。


33.jpg


还是生孩子的成本太高了!


生育率这么低,归根结底,还是生孩子的成本太高了。在我国,把一只“吞金兽”养育成人需要花多少钱?2005年,社科院在一份报告提到:我国普通家庭将一个孩子养育成人需要花费49万元。其中除了基本的生活医疗费用,剩下的全是教育经费。


到了2016年,曾有人做了一个测算:一个普通家庭含辛茹苦的养大一个孩子,至少得花70万左右。而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至少200万以上。


那么,养一个孩子,也就意味着消灭一个百万富翁。于是有人建议:生1个孩子奖励100万吧。这并不是哗众取宠,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戏言。每提高相当于1%GDP的支出用于家庭补贴,就会使生育率提高大约0.1个孩子。如果我国需要把生育率从现在的1.1提高到日本1.3-1.4的水平,需要花费GDP的2%;如果我国需要把生育率从现在的1.1提高到发达国家平均1.6的水平,需要花费GDP的5%,提高到更替水平2.1,需要花费GDP的10%。


去年,我国的GDP刚刚超过100万亿,10%就是10万亿,如果按照每年需要多生1000万的小孩来计算,每个小孩需要给予差不多100万元的奖励。或曰,利用财政给生孩子的家庭补助,是不是在变相地征收“不生育税”?这只是理论上的算法。“税收制度和养老金制度实际是生小孩的人补贴了不生小孩的人,补贴生小孩的人只是纠正了这种不公平”。也有人特意算了一笔账:一个人一生能赚600万,交20%的税就是120万。一个普通人一生对国家财政和社保的贡献肯定超过100万,所以即使拿出100万给每个孩子,也并不有失社会公平。


34.jpg


“房价就是最好的避孕药”?


有观点认为:生育率与房价上涨有关,不少人都将出生率的下降,跟高房价联系在了一起。房价上涨似乎对生育意愿有负面影响,商品房均价每上涨1%,生育孩子意愿数就下降0.2个。


房价上涨后,年轻人需消耗更多去买房子,从而减少其他方面的支出,育儿成本也会被削减。


“不用买房子,照样可以生孩子”的故事,仅仅是孤例、特例。 并且,房产早已与子女教育、户口、医疗、养老等诸多民生问题挂钩,在这种情势下,没有人能完全与房子割舍。高房价只是生育率下降的一个因素,还有社会福利、保障不足等问题。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