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其业,鼓起钱袋子

2022-11-10 15:39:19 admin 2
图片关键词


收入、增长与房价


今年以来,我国多个城市的步调几乎一致,就是逐渐放松了对楼市的限制,吸引人才流入;那些没有调控的城市,也在鼓励事业单位批量买房,让有购房能力的人多买。

要解决就业和收入的问题,就需经济增长。

想要经济增长?无非就是增加人口或提高生产率。

增加人口,是各大城市一直都在做的,吸引人才流入。

为何要吸引人才流入,而不是人口流入?

大城市吸引的是人才流入,而不是人口流入,完全体现了客观的追求——“慕高、慕大、慕强”的人类本性。

相对来说,大城市的人口基本都是净流入的,资源却并不是无限的,而增长又需要增加人口,自然就要提高门槛,遴选所需的人才,让资源的使用更高效。


极端的言辞也是有的——那不如直接让房价腰斩,跌到大家都买得起的价格,都去买房了,就可一劳永逸地解决就业了。

这有点静态单一化了,楼市仅仅是经济的一个重要部类,房价是供需关系和经济发展程度的体现,并非简单的降价或者涨价就可解决就业困境。

大家都想住大城市,是好事,若都想住在市中心,如何是好?

市区和郊区的房价能一致?

大城市和小城市的房价能一致?

实际上,收入的高低仅是判断房价高低的因素之一,于是我们看到,房价也仅是城市资源的分配机制之一。

 

当新出生人口减少、中青年城镇化人口已远超70%时,那么楼市就会出现从2015-2016年的局部过剩到当前的全面过剩。

 

当前的高房价,肯定是与经济基本面相背离的,一线城市工资水平7000-8000、房价却是50000-60000,此等高房价还能维持多久?大家可拭目以待。


那么,如何正其业?


未来的收入分配,很可能是一条N形的波浪曲线。

 

图片关键词


在未来,仅仅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干脏活和累活的劳动者收入会越来越高,受过专业训练的熟练劳动者收入更高,这是第一个小波峰。

 

随后,收入水平会急剧下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收入水平是最低的,这是个波谷。

 

最后,那些最具有创造力的天才人物收入水平最高,这是最高的波峰。

 

干脏活、累活的劳动者收入会提高,为什么会这样?

 

随着劳动力数量的减少,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脏活和累活谁都不愿意干,自然要给干这些活的人开更高的工资。

 

有的国外城市已经在这样做了:由于市区流浪汉较多,公共厕所太少,导致街道上留下了很多粪便,政府不得不请人专门清理粪便,这些清理粪便的工人的工资比某大公司资深程序员的工资还高!


未来收入水平最低、就业最困难的恰恰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未来10年,我国每年将近1000万大学生毕业,培养这些人才付出了巨大的社会成本,如让这些大学生还是干着他们父辈们低端的岗位,确实是社会财富的最大浪费。

 

他们缺乏工作经验,在大学里学到的知识一出校门就会过时,他们寻找的工作是最容易被人工智能替代的。

 

他们以为自己拿到了通行证,但未来的大学文凭不能为他们做任何保证。

 

有多少大学生毕业之后,干的是自己所学的专业?

 

有多少干自己所学专业的人,凭着在学校里学到的那些东西,到头来能干出名堂的?

 

只有极少数能保持自己的兴趣、没有让创造的火焰熄灭的那些人,才会变成发明家和创新者。

 

他们可能上过大学,也可能没有上过,还有可能考上了大学又选择退学。

未来最成功的人是终身学习者,跟有没有上过大学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们能成功,是因为他们知道如何成为终身学习者。

 

一些引领潮流的大企业,比如苹果、谷歌、IBM,甚至包括美国银行、希尔顿集团、劳氏、星巴克,都已表示不再设置学历门槛,愿意接受没上过大学的求职者。

 

只要有能力,就能拥有高薪岗位!

 

图片关键词


索洛模型概述


关于经济增长,有一个基本争论——是关于技术进步和资本积累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与关系。

 

具体讲,到底是技术进步还是资本积累导致了经济长期增长?这二者对于经济长期增长的含义有何不同?

这二者之间的关系又是什么,是两个独立的过程还是交互的过程?如是交互的过程,那么是技术进步导致了资本积累,还是反过来?

 

对于发展中国家,还要问这种关系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是基本相同,还是有显著不同?

 

正确回答上述问题,对于理解我国的高投资率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对于未来经济形势的判断,以及政策制定,都具有基础性的意义。

 

比较有名的是索洛模型,是研究经济增长的基准模型,对后来的理论与实证研究,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这一模型把经济增长归结为要素增长和技术进步,推导出稳态的增长路径和决定参数,提供了一个描述和理解经济增长的可操作的参照系统。

 

后来的经济增长模型,包括内生增长模型,都是在索洛模型的基础上进行的改进和扩展。

 

简而言之,索洛模型把产出写成资本和劳动的函数:Y=AF(K,L)。

 

其中,K代表资本,L代表劳动,A代表生产技术,给定资本和劳动投入,产出随着A的提高而增加。

 

人们经常使用的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即Y=AKαL1–α,具有边际收益递减,规模报酬不变,资本与劳动的收入份额不变等重要性质,这些性质给建立和推导模型带来很大便利,也可以帮助描述、概括一些常见的增长特征。

 

索洛模型的一个重要应用,就是利用增长核算的方法对经济增长进行分解,也就是把经济增长分解为“要素投入增加”和“技术进步”两部分,前者包括劳动人口的增加、人力资本的增加、资本的积累,后者包括科学技术知识的进步、规模经济、资源配置效率的提升等。

 

这一分解的意义在于分析经济增长的来源。

 

倘若一个经济的增长仅仅依赖于投入的增加,而不是技术进步,那么这种增长将是不可持续的。

 

原因很简单,任何一个经济的要素资源都是有限的,特别是劳动力资源是有限的,要素投入不可能无限增加。

 

更重要的是,要素投入增加还受到边际收益递减的约束,无法成为持续的经济增长的源泉。

 

相反,技术进步可以是无限的,且不受边际收益递减的约束。

 

索洛模型的一个重要贡献,就是清楚地说明只有技术进步才能维持长期的、持续的经济增长。

 

索洛模型的这一含义,被广泛接受和传播,对于人们观察和思考经济增长,有着深远的影响。

 

比如说,我国的投资一直增长很快,远快于GDP的增长,投资占GDP的比重也很大,且有上升的趋势,近年来接近GDP的差不多一半,引发投资是否过度,经济增长是否能够持续的争论和担心。

 

这一争论对于思考未来的经济增长和政策制定有着方向性的意义。


(感谢阅读,敬请指正)

 

融易拍提供拍卖咨询、房源匹配、房产投资分析、税费测试、评估鉴定、房产详调、律师尽调、实地看样、委托代拍、银行按揭贷款、提供交易保障、产权过户等服务,关注融易拍,欢迎联系与合作!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