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你错·跟着你走

2022-11-02 17:41:10 admin 5
图片关键词


不确定性与试错成本


有不确定性,即有试错成本——人们根据已有的经验,通过系统的或随机的方式,对问题进行各种可能的解答,当问题较简单或范围较小时,试错的方法就会有某种的成效。

 

试错的过程伴随着阵痛,选一个可能的解法用在待解之题上,经验证后如失败,再选另一个可能的解法再接着试下去,直到其中一个尝试的解法产生出正解时为止。

 

试错成本在各个领域都有,比如社会改革、人生求索、企业发展、产品试验、创业历程、买房置业等等…

 

一个可能是“错误的”假设:几乎所有人在任何时候都会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或者说做出至少比别人更好的选择。

 

这一假设也许是错误的。

 

实际上,即便人们经过再三考量,也不一定能够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假想有一名国际象棋初学者要与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将对决,那么这名初学者通常会预计自己将大败,原因是他做出了一个对自己不利的选择,因为这一选择很容易由一些暗示促成。

 

在许多情况下,普通的消费者、购房人正是扮演了这名国际象棋初学者的角色,他们不得不整日面对那些绞尽脑汁要卖东西给自己的经验老到的商家。

 

简单讲,人们的选择是一个经验问题,不同领域内的人对这一问题的认知也不同。

 

人们在一个易获得经验和信息以及易得到反馈信息的环境中,能够做出较好的选择,比如选择合适的面包口味,大家都知道自己是否喜欢巧克力、蛋黄、肉松或其他的味道。

 

然而,对于那些人们缺乏经验和相关知识的领域,他们便很难做出理想的选择,因为他们不能很快获得反馈,比如在水果、肉、菜之间做出选择,或者在不同医疗方案或投资方案之间做出选择。

 

如面对的是50种各不相同的处方药方案,此时需在别人的帮助之下,才能较为轻松地做出选择。

 

若人们不能做出满意的选择,只能适当改变选择体系了。

 

图片关键词


人不是机器


我们每天都会在认知事物和交流沟通中进行无数的好坏评判——说天气有好、有坏;这套房子看起来不错,那套房不行;要寻找更好的工作;喜欢好音乐,不喝坏酒…

 

人不是机器,总会犯错。比如在大量的文稿、公告、策论、评论、新闻、信息等语言迷宫里,总会有错字错词错句、逻辑错误、语序错乱等。

 

由于所有的常识性知识都是关于什么是“好的“或者“坏的”,以及什么是“容易的”或“困难的”,其余的都不甚重要,于是在某些领域里,人们可通过训练机器的技术来了解人的道德。

 

只不过我们对人和机器的判断不同,相比于用结果主义道德评判机器,我们对人有着更高的要求,比如讲道义或康德式的道德评判标准。

 

在评判机器时,人们似乎更关心事件的结果,即事件带来的伤害程度。

 

人们根据动机评判人类,根据结果评判机器。

 

比如在拍卖竞标出价的最后时刻,出现手机或电脑宕机的状况,导致出价失败,这要责怪人还是机器?

 

人们的道德理念并非固定不变,我们有时在道德上会摇摆不定,非因偏袒某一群体那么简单。

 

我们可能会告诉自己,我们是有原则的,但事实上,我们的判断常会根据判断的人或事物而发生变化(俗称“双标”),这种摇摆不定的道德标准,并不仅局限于评判人和机器。

 

这也关乎人的复杂性,有的人可能八面玲珑、喜欢与人打交道,有的人则更喜欢与机器打交道。

 

影响决策判断的因素


“可得性”与“突出性”在人们做出判断时,能够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如果一个人曾亲历过一次强烈的地震,他会比仅仅在杂志上看到地震更倾向于认为地震随时都可能发生。

 

一些动辄能够想象起来的死亡原因(比如龙卷风)会大大提高人们对死亡率的预估,而一些不能使人形成生动记忆的死亡原因(比如哮喘)会使人觉得它并不可怕,尽管事实上这些不引发生动记忆的死亡原因具有更高的致死率(比如哮喘病的死亡率高达20%)。

 

类似的,最近发生的事件或较早发生的事件,会对我们的行为造成更大的影响。

 

有了所有这些高可得性的例子,直觉思维系统会敏锐(也许有些过于敏锐)地感觉到风险的存在,而不会去参考任何使人感到枯燥不已的相关统计数字。

 

“可得性偏见”能够提高我们对高风险行为的认知,包括采取预防措施的公共决定和私人决定。

 

人们是否购买自然灾难保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最近的经验。

 

刚刚经历过大地震的人们会突然购买大量的地震险,但是这一保险的购买数量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平稳下降,一如逐渐消退的记忆。

 

如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发生过水灾,那么生活在洪涝区域的人们便会很少去购买有关的保险。

 

如有人经历过洪灾,那么他更有可能为自己购买相关的保险,不管他实际面对洪灾的风险有多大。

 

风险评估中存在的偏见,可能会对我们的风险观、商业选择观和政治观产生负面影响。

 

互联网股票表现抢眼时,人们会疯狂地购买互联网股票,尽管他们会因此而被套牢。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人们会错误地认为某些风险(比如核电事故)发生的概率很高,而某些风险(比如中风)发生的概率却很低。

 

这些错误的认知会影响到政府决策,因为政府倾向于将资源以迎合大众恐惧心理的方式来分配,而不是按照实际风险发生的可能性来分配。

 

一旦“可得性偏见”发挥了作用,无论是私人部门还是政府部门,只要在做判断时能够尊重真实的可能性,那么其决策水平都会得到提高。

 

要加大人们对某项糟糕结果的恐惧程度,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使他们回忆起最近某次因此而发生的糟糕事故。

 

如要提高人们的信心,最好的办法是使他们回忆起一件最近在类似情况下发生的结果不错的事情。

 

一个普遍存在的困惑在于——

越容易回忆起来的事件,其实越容易夸大人们对可能性的判断;对于很少在记忆中保留下来的事情,人们便会认为它们发生的可能性很小。


(感谢阅读,敬请指正)

 

融易拍提供拍卖咨询、房源匹配、房产投资分析、税费测试、评估鉴定、房产详调、律师尽调、实地看样、委托代拍、银行按揭贷款、提供交易保障、产权过户等服务,关注融易拍,欢迎联系与合作!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