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命换钱•拿钱换命”→夏虫不可语冰

2022-08-10 14:56:28 admin 10
图片关键词


引语:海水云蒸,空中楼阁,万重苍翠。

待鲲鹏归去,层霄回首,又秋风起。

 

退休大患有多大?


从2022今年开始,往后的十年里,几乎全是“退休大年”。

 

直观的看,60后在今年似乎到了集体退休的时候…

 

“老年人”大概就是在“拿钱换命”,“年轻人”大概就是在“拿命换钱”,然而年轻人与老年人之间,几乎就处在“夏虫不可语冰”这个状态。

 

较为容易查询到的人口数据(较难查询的人口数据,估计是秘而不宣那种,或只传闻在某个小圈子里,此处仅涉及那些公开的、账面上的数据):


1962至1971年,平均每年出生人口为2656万;


而1972年也是生育大年,出生人口超过2500万(2022年退休的女职工,即为1972年生人);


1952至1961年,平均出生人口则为1743万。

 

那么,其中有多少能持存下来,活到了退休年龄?这个数据可能较难算。

 

一般来讲,男职工满60岁退休,而女职工50岁就退休了;改革开放初期,60后、70后是核心的劳动力大军,高速的工业化进程将其中大部分人变成了国企的产业工人。

 

据闻,在2022、2023年退休人数接连达到峰值后,从2024年起这一数值就会逐渐回落到与过去十年持平…

 

养老的核心困境,不在增量端,而在存量端。

 

养老金缺口,压力山大。

 

退休金从来不是一劳永逸的买卖,而是每月都要领取,直到离世。

 

人们的生活条件在提高,医疗水平在进步,我国预期寿命年龄说不定还会提高。

 

据相关测算,65岁以上人口绝对值在2060-2065年之间达到峰值4.2亿后,就会一路下滑,直至本世纪末跌回3亿上下;


但老龄化人口比重在未来几十年中,却是一路走高的;


特别是2020-2050年的30年间,占比近乎翻番。

 

养老金三大支柱


养老金体系的三大支柱——

第一支柱是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和全国社保基金,覆盖人群最多、范围最广、普及度最高,截至2021年底,其份额在三大支柱里占比高达57%;

 

第二支柱是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覆盖的范围相对窄,截至2021年底,企业年金仅覆盖11.7万家企业、不到2900万名员工;在参保单位里,国企、央企占绝对份额,短期内,其年金份额较难作进一步的增长;

 

第三支柱是个人养老计划,今年4月份刚启动,以“账户制+税收优惠”政策为基本框架,仍在推广、实行中。

 

第一支柱属于养老金的基本盘,掌握着话语权——截至2021年底,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已突破10.28亿,占总人口的72%;当前参保人数,以每年3%的速度缓慢增长,能保持该增长率,即相当喜人了。

 

数据显示,全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超过6.3万亿,同比增速9%;似乎比GDP增速还快,但9%的增速是从10年前的同比增速31%一路下跌。

 

随着参保人数增量放缓、老龄化不断加剧,结存金额同比增速进一步腰斩的可能性很大。

 

图片关键词


直观地看,要缓解养老金第一支柱的压力,第三支柱替代率至少要达到10%。

 

“养老金第三支柱”刚推行,且被寄予了厚望。

 

按国际经验,绝大多数经济体也是在65岁以上人口占比14-20%的转捩点,才推行这一制度。

 

实行这一制度,有望在未来8-10年,人口覆盖率突破10%,人均额度突破7万元,形成不少于10万亿的缴存结余规模。

 

在“个人账户制度+税收优惠”政策的叠加下,要实现这个目标并不算难。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管是个人账户还是总结余规模,继续上行的潜力较大。


补养老金缺口的一般做法


据某报告预测,未来5-10年,全国养老金缺口将达到8-10万亿。

 

要填补养老金缺口,一般有以下做法:

提高在职员工缴费额度——当前在职员工的收入增幅不及从前,疫情持续冲击、未来不确定性叠加,消费与个人债务的双重压力不减反增,增加在职员工缴费额度,很有难度;

 

降低离退休人员养老金标准——数据显示,从2000至2020年,养老金替代率(养老金/在职时的工资比值)已从70%降到了41.3%,20年下降近30%;

 

延迟退休年龄——国际上大多这样做,我国从60岁到65岁延迟5年退休,基本上已是极限了,可挖的潜力其实不大;

 

加大财政补贴力度——较为可行的做法是减持上市国企、央企股权,补贴养老金,而国企、央企数量毕竟有限,面对庞大的退休人员基数,这部分补贴仍然杯水车薪;

 

鼓励生育——鼓励生育的措施频仍,效果却一般,出生人口依然逐年走低,低出生率对于养老问题的影响是慢性长期的,今日的低出生基数真正影响的是20年后的养老金。

 

当然,“银发经济”已兴起了很多年,也是个金矿,有实力者早已有所布局。

 

图片关键词

 

地产介入医疗


退休养老的质量肯定与医疗资源分不开,岁数摆在那里,身体上必定是有或多或少的毛病。

 

万达、恒大、万科等房产巨佬早已涉足医疗领域,比如2017年我国地产行业在健康产业的投资已达3000多亿。


地产进入医疗的领域很广,但协同程度依然需加强。健康管理建设即“健康入万策”,需要跨部门、跨领域协调联动,以“健康”之名统领、协调各部门。

 

地产介入医疗,通常有三种模式——赚“地”的钱、以“医”收租、赚“医”的钱。

 

地产企业以产业园的形式孵化医疗行业,做出差异化的医疗器械产业园;或者,互联网医疗和AI与地产模式相结合,互联网人工智能医疗应用到C端,满足房地产C端需求,提高用户满意度。社区医疗、Medical Mall 、社区养老、医生集团等模式深受青睐。

 

在大讲“孝心经济”、“银发经济”的同时,我们还应多关注传统里“孝”与“疾”之间的典故,其核心是“父母唯其疾之忧”,比如“卧冰求鲤”、“鹿乳奉亲”、“哭竹生笋”、“尝粪忧心”、“亲尝汤药”、“义妇割股”等。

 

笼统地讲,即“孝子之事亲,居则致其敬,养则致其乐,病则致其忧,丧则致其哀,祭则致其严,五者备,然后能事亲”。


(感谢阅读,敬请指正)

 

融易拍提供拍卖咨询、房源匹配、房产投资分析、税费测试、评估鉴定、房产详调、律师尽调、实地看样、委托代拍、银行按揭贷款、提供交易保障、产权过户等服务,关注融易拍,欢迎联系与合作!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