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区房的“圈·层·分·群…”

2022-06-15 10:26:43 admin 9
图片关键词


引语:万物皆逝,万物复回;存在者之齿轮永转。

万物皆死灭,万物有复生,存在者之岁月常流。

万物分而又合;存在者永久地建造着同一的房子;永远地在那存在者之圈中。

存在始于每一刹那;每个“那里”之球都绕着每个“这里”旋转。

中心无所不在。永恒之路是弯曲的。


教育政策先动、学区房后动,还是反过来?


学校学区政策的调整是常见事,可能一年一个样。

 

比如,当年龙岗外国语学校(初中部)学区的区划调整,却不寻常。

 

本在该学区内(龙外)的保利上城、东都中央王座、美地里园三个小区,却被划出了该学区之外。在这三个小区的学生,如有申请龙外,是可以读完小学的,但升初中就要申请别的校区了。

 

龙岗对学区的新划分:将保利上城、东都花园(曾属区外国语和新亚洲共享招生范围)初中调整为龙城初级中学和新亚洲学校共享招生范围。

 

图片关键词


短期内,保利上城、东都花园周边暂无新建学校计划,龙城初级中学周边社区与住宅区已是成熟圈,学区地段将保持相对稳定。

 

龙外是九年一贯制的,该校符合条件的小学生原则上可以直升该校初一。除去该校小升初的名额后,龙外所剩的学位也是很紧张。就算在龙外学区范围内,保利上城、东都中央王座、美地里园小区的家庭也已经很难申请到初中学位。

 

龙外初中部对接如意小学、爱联小学、星河小学及龙外本部小学毕业生,承载能力已经透支。

 

龙岗已经推出6所新建、改扩建学校,新增超过10000个公办学位。如上海外国语大学龙岗附属学校,在爱联石火片区,九年一贯制,上海外国语将选派管理团队,每年双方教师互派交流,学生之间也互有交流。

 

龙岗与深圳其他各区一样,同样面临“存量教师的升级”与“引进教师推动革新”之间的张力,毕竟深圳是“全国人的”甚至“全球人的“深圳,许多领域都先行先试。


学区与学位之间,并不总是保持一致


学区房与学位房之间,并不完全一样,有微妙的不同。

 

学位房大多是开发商将名校引进,或与名校签署协议,送给契合条件的购房人家庭,但这类房源不一定是学区房。

 

罗湖某名校曾在学位压力之下,甚至试图出台“住房面积50平以下限制入学”的政策,虽然没有最终落地。

 

一般开发商送的入学学位需有一定的条件,如房源面积、房价总额、购置时间等,购房人需留意的“是否一切购置赠送学位的房源都会得到学位”。购房人要咨询清楚,并在买房协议中表现赠送学位一项。

 

“学区房”则是由政府在每学年依据片区入学生源状况而划分出来的,有些房可能上一年有学位,但在下一年就不一定了,可能会由于政府的规划而失去学位。

 

入学名额是对应的学校依照学区划分的方法分配的,每年的政策和划分都会有相应的变化,所以能否在学校招生范围内,购房人应认真调查,假如不在范围内,即使业主愿意交纳高额的资助费,也不一定有入读指标。

学位房与非学位房价格的差距,在于教育均等化的程度,教育越不均等、学位房的价格就越高。

 

图片关键词

 

知识爆炸了·知识产权了,

知识开放了·知识封闭了…


学区房之所以走俏,无非是家长们为了让孩子上优质的学校,对他们来讲,房子大小格局无所谓,环境差一点也无所谓。

 

一旦孩子毕业了,这些家长也可能会把房子卖掉,置换别的房子,买学区房的初衷大致都如此。

 

不同于资本、身份、关系等方式,以“考试教育”来划分人群的层级,似乎是最合理公平的方式。

 

国家考试的用图是什么?不是田园牧歌,不是为了帮助学生成长,完全不是!考试是为了分数,为了决定你毕业后能挣1万块?5000块?3000块?还是到劳动力市场去打零工?这才是“教育”最明显的功用!

 

所有人说学区房不重要,房产需要跟教育解除绑定,但对于家长来说,对他们一点用都没有。

 

“学习”是终生的事情,这已然成了一个共识。对于“未知”,有恐惧、焦虑,也有兴奋…

 

关于“教育、学习”的话题,有无数的老生常谈、无数的陈词滥调…


例如:

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

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

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人们对于知识的恐惧与渴望,是一种自然的本能反应。

 

比如,人们一直“淹没”在各种各样的末日预言中:大型机器会变成杀手,超级智能计算机即将出现,程序无法保证自动驾驶汽车不会撞倒行人,等等。

 

这些技术都非常复杂,即使是专家也无法完全理解,碰巧它们又相当可怕。

 

这样一来,我们在接近技术、使用技术的时候便会警觉不安、惊恐不宁。

 

就算对技术系统本身并不畏惧,许多人还是会对已经形成包围之势的算法和技术如履薄冰,甚至感到厌恶,不愿直面技术所拥有的惊人力量。

 

当亚马逊或奈飞推送购买建议时,我们无从拒绝;当敲下的文字被输入法自动纠错时,我们恼怒不已,这些都是我们的切身体会。

 

甚至,在面对应用程序所推荐的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最佳路线时,许多人偏要反其道而行之。

 

毫无疑问,这种“算法厌恶”现象反映出了许多人共有的一种情绪,而这种情绪其实就是“技术恐惧”的表现之一,只是不那么严重而已。


与此同时,还有些人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对技术过度崇敬。

 

当领教了某些“超级大脑”的“博学”,也就是对用户需求的精准预测之后,摸着最新款苹果手机时、访问一个庞大无比的数据中心时,我们的内心可能会蠢蠢欲动,感觉自己像是走进了一座庄严雄伟的大教堂。


(感谢阅读,敬请指正)

 

融易拍提供拍卖咨询、房源匹配、房产投资分析、税费测试、评估鉴定、房产详调、律师尽调、实地看样、委托代拍、银行按揭贷款、提供交易保障、产权过户等服务,关注融易拍,欢迎联系与合作!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