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对货币的“水性”,就发财了!

2022-08-12 10:02:46 admin 4
图片关键词


引语:兹晨戒流荧,商飙早焕惊。

云天收火色,木叶动汀声。

 

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


近日,“央行2022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发布。

 

此处,仅关照到与房地产相关的部分,以及该报告与前一个季度在表述上的微妙变化。

 

截至6月末,全国主要金融机构(含外资)房地产贷款余额53.1万亿,同比增长4.2%。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38.9万亿,同比增长6.2%;住房开发贷款余额9.4万亿,同比下降1.4%。

 

报告里,与楼市密切相关的内容为“牢牢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坚持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坚持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因城施策用足用好政策工具箱,支持刚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稳妥实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和良性循环”。

 

上一个季度报告里的这些表述——“支持各地从当地实际出发完善房地产政策,支持刚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加大住房租赁金融支持力度,维护住房消费者合法权益”,被替换了。

 

也就是说“住房租赁金融支持力度”已到位,“住房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诉求已告一段落,这些工作至少不再是着力点、侧重点了。

 

直观地看,各地方的房地产政策已较为完善,对于地方松绑地产政策已经赋予了较大自主权,且“政策库”里已添加了不少工具,下一步是“因城施策用足用好政策工具箱”,也就是说要政策发力了。

 

基建,依旧是激动人心,报告里提到“依法合规用好3000亿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推动新增的8000亿开发性政策性银行信贷额度及时投放,引导商业银行、社会资金等跟进提供融资支持,加快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和重大项目形成实物工作量,发挥好稳投资积极作用”。

 

图片关键词


在货币政策方面,上一季度报告里的这些表述——“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稳字当头”“发挥好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落实好稳企业保就业各项金融政策措施,聚焦支持小微企业和受疫情影响的困难行业、脆弱群体”“用好各类货币政策工具”,被替换了。

 

第二季度的报告里,是这样的表述——“加大稳健货币政策实施力度,发挥好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主动应对,提振信心,搞好跨周期调节,兼顾短期和长期、经济增长和物价稳定、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坚持不搞“大水漫灌”,不超发货币,为实体经济提供更有力、更高质量的支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对企业的信贷支持,用好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重点发力支持基础设施领域建设,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力争经济运行实现最好结果”。

 

国内经济恢复基础尚需稳固,结构性通胀压力可能加大。预计今年物价涨幅仍运行在合理区间,实现全年CPI平均涨幅在3%左右的目标,并不难;下半年,我国CPI运行中枢较上半年1.7%的水平将有所抬升,一些月份涨幅可能阶段性突破3%,结构性通胀压力较大。

 

币量倾向于流向优质的资产


货币需求是由以下因素决定的:债券利率,股票收益率,价格水平变动率以及人们从财产所有权上获得的收益量。

 

简言之,货币需求是由持币成本决定的,而持币成本又取决于持有其他资产的收益回报率。债券利率和股票收益越高,价格水平的预期增长就越高,减少限制货币持有量的动力就越大。

 

如今我国市场缺的不是钱,而是优质的标的资产。只要有相对高收益或者被低估的资产(如法拍房),都会被过剩的资本疯狂围剿。

 

普通人思考宏观经济、货币政策,就是瞎操心;那些年,看懂货币政策的,或者蒙对货币政策的人都发大财了;而稀里糊涂的老实人,只能继续稀里糊涂;若干年前的三成首付款,留到现在可能也就够买个洗手间了,完全就是动物世界。

 

图片关键词

 

不搞“大水漫灌”,当然很好


从那些“宏观”数据,我们看不出由货币超发引起的通胀。

 

从短期来看(一年或几个月),更不会知道通胀真实是多少。

 

只能从长期来看,大家心里都会有一本账。一些即使没上过学的父辈们,他们心里“很清楚”10年或者20年来的通胀率是多少。

 

比如80年代末,某位中国人民银行的主任科员(即科长),当时每月的基本工资是52元,加上补贴、医保、鸡蛋补贴、免费住房(三人一起住的单身宿舍),等等,一共是130元左右。时至今日,按照可比口径,同样职位的薪酬至少有1.1万元(这是个极为保守的数字)。这意味着30年来,该工作岗位的收入是原来的84倍以上,复合年增长率超过20%!

 

很显然,实体经济的增速并没有这么高,公务员的劳动生产率也没有提高这么多。所以,其中的差距扣除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因素,就是通货膨胀。

 

如果公务员的收入增长在社会上具有代表性的话,这个计算应该就没有大问题。一般不会拿局长或者市长的薪酬变化来作例子,因其明显没有代表性,他们的实际报酬不代表社会平均值。

 

参考以上这个30年来名义工资的增速,结合国内劳动生产率提高情况(应该是个位数),过去30年的年通胀率可能高达5%-10%。这个范围可能有点宽。但要紧的是,个人和企业存款的利率明显低于5%。国内的银行基本都上市了,从一些报表我们可以看到,它们的平均存款成本每年仅有2%。

 

仅以我国的大型银行工商银行为例,拿一个较久远的数据,其2012年的平均存款余额为12.5万亿,企业存款和个人储蓄大致各占一半。其相关报表显示,工商银行支付企业存款利率为1.82%,个人储蓄为2.15%。综合来看,也就是1.99%的利率支出。这是工商银行最主要的资金来源。其他银行的情况基本上差不多。

 

这远远低于多年以来的通胀率,可能低了3-4个百分点。我们都知道,应该将刚才的利率和当年的通胀率相比。

 

但是,当年的通胀率究竟是多少?谁会相信当年甚至当前的通胀率?只能放在“长期”来看,争议才会相对较少。


(感谢阅读,敬请指正)

融易拍提供拍卖咨询、房源匹配、房产投资分析、税费测试、评估鉴定、房产详调、律师尽调、实地看样、委托代拍、银行按揭贷款、提供交易保障、产权过户等服务,关注融易拍,欢迎联系与合作!


电话咨询